• <dl id='sjyha'></dl>

    1. <tr id='sjyha'><strong id='sjyha'></strong><small id='sjyha'></small><button id='sjyha'></button><li id='sjyha'><noscript id='sjyha'><big id='sjyha'></big><dt id='sjyh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jyha'><table id='sjyha'><blockquote id='sjyha'><tbody id='sjyh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jyha'></u><kbd id='sjyha'><kbd id='sjyha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i id='sjyha'></i>
        <ins id='sjyha'></ins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sjyha'><em id='sjyha'></em><td id='sjyha'><div id='sjyh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jyha'><big id='sjyha'><big id='sjyha'></big><legend id='sjyh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pan id='sjyha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sjyha'><strong id='sjyha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sjyha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 id='sjyha'><div id='sjyha'><ins id='sjyh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1. 我始終不知那算不算愛情,我們就這樣相遇瞭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5g影视年龄确认_5g影院年龄确认_5g在线视讯年龄确认18

              大學裡的最後一年,某天下午五點在大禮堂開會,空曠的禮堂裡,學生們稀裡嘩啦地坐著。他遠離人群,獨自坐在靠近窗口的角落,右手執筆,左手握紙,眼睛望著窗外入神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是一個隨便和陌生人搭訕的女生,但他對我來說並不陌生,雖然他還不認識我。因為同學把他的博客介紹給我,對於他的文字我很熟悉,並欣賞著。

              又在寫作啊?我移向他,也不知道怎麼就冒出這句話來。

              他沒搭話,隻是靦腆地微微笑。然後低著頭,用筆在紙上迅速地移動,不一會兒,就勾勒出一幅畫。我應該知道,他很喜歡畫畫,因為他在博客的日志裡提過。我湊上去一看,很是驚訝,那風格和筆法竟是模仿幾米的漫畫,我很喜歡幾米。

              我問他為什麼喜歡幾米的漫畫?他在畫上寫下清秀的幾個字:雖然簡單,卻有著自己的故事。在我的執意要求下,他把畫送給瞭我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,我們在一個自習室遇見,教室裡隻有我和他。他又是坐在靠近窗口的角落,看得出來他是一個很矛盾的人。窗口和角落,從某種意義上象征著與外界溝通和自我封閉。他選擇這樣的位置,就像他選擇的文字一樣——既開放又含蓄。

              我在他旁邊坐下,正要伸手去翻閱他面前的文學書籍,被他制止瞭。我說,你寫的很多文章我都看過瞭,為什麼它們都流露著淡淡的哀傷呢……

              他豎立起食指,我沒做聲。他說我們不談文學,隻有在我們心情不好的時候才去想起它。我很勉強地笑瞭笑,來掩飾自己並不快樂的內心。

              這幾天,我沒有再碰到他。因為我很忙,忙著和異地的男友鬧矛盾,然後,忙著和他談分手。其實,我們之間早就沒有愛瞭,卻不得不彼此保持著曖昧的關系,直到他另覓新歡。

              突然,我想起瞭他博文裡的一段:當愛不能完美,竟愛上瞭心痛的滋味。以前我隻是欣賞著,如今我能體會這其中的痛楚。

              自從我失戀後,我和他幾乎每個星期都能碰上幾面,很多次,他都在畫著簡單的漫畫,臉上陽光燦爛。比起他的文字,他的畫算不上有水平。我問過他為什麼那麼喜歡畫畫,他說,因為快樂所以畫畫,我喜歡享受這單純的快樂!

              之前我以為自己很瞭解他,總感覺他是個憂傷的孩子。其實,隻要看過他的文字,都會有這樣的誤解。按照他的話來講,憂傷的文字隻能說明那一時刻的心情不好而已,本質上,他是快樂的,文字隻是他發泄鬱悶的工具。

              我現在開始佩服他能把事情分得如此清楚。我們從來沒提過感情的事,包括各自的和別人的。沒想到有天晚上,他喝瞭點酒,把我約到瞭學校外的玉蘭樹林。然後直接說他喜歡我。我知道他沒醉。

              我說,愛到心殘廢,再也無力去愛瞭。黑暗中,在他轉身瞬間,我分明看到瞭他眼角有晶瑩的東西在閃爍,我知道,他流淚瞭。很多女生都說過他很優秀,但說不清楚為什麼,總讓人愛不起來,隻能去欣賞。

              受他影響,我也能把事情分得很清楚,愛和欣賞不能等同。我原以為我們不會再見面,即使見面也不會再說話。而他卻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,難道那天他真的喝醉瞭?

              之後的日子裡,我忙著考研,他忙著畢業,四處找工作。我們見面的次數也就屈指可數,見面也隻是幾句簡單的寒暄。

              畢業前夕,偶爾,我會獨自到校外的玉蘭樹林走走。每次,都有種想哭的沖動,那感覺很莫名。

              畢業那天,我到車站送他,離別時,我們深深地擁抱著,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這樣緊緊著抱著,我把頭埋著他的胸前嗚咽。那個季節離深秋還很遙遠,可是,我滿眼卻充滿楓葉的粲然,落花的蕭颯,芳草的萋萋。最後,我們松開瞭擁抱,相視而望,凝眸無語,在悄悄裡,煩憂而忘憂,攝魂又銷魂……

              我始終沒開口說話,我怕開口就泄露瞭心底的秘密,我是多麼希望他能留下來。他走之前,我送給瞭他一本幾米的漫畫《向左走 向右走》,書中夾有一張紙條:

              如果我們是站立的樹木/我不奢求根系相握,莖葉相觸 /隻希望空中的飛鳥聯絡彼此 /如果我們是漂流的方舟 /我不在乎天涯相伴,海角相隨 /隻要求水裡的遊魚聯系你我 /如果你還是你,我還是我 /拒絕相依相偎,但願永不失散

              就這樣,他離開瞭這座城市,我留瞭下來。後來,他找瞭女朋友,也停止瞭寫作,而我卻開始瞭寫作。他說,真正幸福的人,忙得沒有時間花心思在寫日志上。

              多年來,我們雖然都很少聯系,但是都有彼此的消息。開始的時候,沒人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吧。許多年後,我成為瞭小有名氣的作傢,他成瞭小有名氣的畫傢。

              我始終不知這算不算愛情,我們就這樣沒再見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