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r id='lhpgn'><strong id='lhpgn'></strong><small id='lhpgn'></small><button id='lhpgn'></button><li id='lhpgn'><noscript id='lhpgn'><big id='lhpgn'></big><dt id='lhpg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hpgn'><table id='lhpgn'><blockquote id='lhpgn'><tbody id='lhpg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hpgn'></u><kbd id='lhpgn'><kbd id='lhpgn'></kbd></kbd>
  2. <ins id='lhpgn'></ins>

    <dl id='lhpgn'></dl>

    <i id='lhpgn'></i>

      <code id='lhpgn'><strong id='lhpgn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lhpgn'><div id='lhpgn'><ins id='lhpgn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lhpgn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lhpgn'><em id='lhpgn'></em><td id='lhpgn'><div id='lhpg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hpgn'><big id='lhpgn'><big id='lhpgn'></big><legend id='lhpg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pan id='lhpgn'></span>

          在不被誘惑的年紀遇到你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6
          • 来源:5g影视年龄确认_5g影院年龄确认_5g在线视讯年龄确认18

            A 
            她是一個很年輕很年輕的女孩子,但她是一個女孩子,她的長發糾纏不清地貼在頰上、頸上,因為汗的關系,她的薄襯衫也貼在她的身上,成為一體。她是這麼地年輕,有太陽的光輝自她的雙瞳中發出來,一種刺目的光輝。 
            珍珠替我介紹說:這是我的小表妹,我們都叫她小鬼。 
            我們坐在一桌吃早餐,她那種百般無聊是顯而易見的。 
            她把一片吐司翻過來覆過去地看,然後摔在碟子上,睬也不睬它。 
            我看看珍珠,珍珠聳聳肩,站起來,我跟珍珠站到露臺上去,她說:這小女孩正在發育時期,像隻怪物一樣,她媽媽正在更年期,也像隻怪物。老怪物旅遊去瞭,現在你暫時與小怪物相處三天。 
            珍珠,幫個忙,你就讓我住到旅館去好不好? 
            我不放心。 
            不放心什麼?我反問。 
            旅館裡雜七雜八的女人最多,你是個最隨便的男人,我走瞭三天,誰知道你會做出什麼事來。 
            珍珠,那是十多年前的事瞭。我微慍地說,過去的事你饒瞭我好不好?誰沒有一兩件錯事? 
            珍珠的愛給我太多的壓迫力。她愛我以全部,我報她以全部,她並不相信。她不但要我的昨日今日明日,還要我的心,我把心給她,她還要我的靈魂,女人都是這樣的吧?還是隻有美麗的珍珠如此? 
            下班已是下午瞭,我隻覺得天氣悶熱。我淋瞭浴,洗瞭頭,換上一條剪短的牛仔褲,坐在露臺上看車如流水。不知道為什麼,對我來說,黃昏永遠是最最寂寞的。 
            有人在我身後開亮瞭燈,我轉過頭去。 
            是珍珠的小表妹,她依墻站著,也穿一條剪短的牛仔褲,隻是那條褲子實在短得可怕,腿是細長的、圓型的、結實的,少女的腿,曬得棕色。她的頭發結成一條辮子,垂在腦後。她看著我。 
            我不喜歡這露臺上的風景,她說,實在太寂寞瞭。 
            我非常吃驚她也有這樣的想法。 
            B 
            你真的與一個舞女同居過兩年?她好奇地問。 
            我點點頭。那年我24歲。 
            太幼稚瞭,24歲還做這種事,聽說鬧瞭很大的風波,差點不能畢業是不是?那舞女很厲害是不是?你是一時沖動?她哈哈大笑。 
            隔瞭一會兒,她說:帶我出去喝杯東西,我一定乖,不給你惹麻煩。天這麼熱,夜這麼早,我悶瘋瞭。 
            她真是個妖怪。是的,我也悶瘋瞭。但是我要等珍珠的電話。 
            電話鈴終於響瞭。我馬上去接,東京長途電話。珍珠隻說瞭幾句話,叫我早點睡。 
            我把話筒放下,說:穿衣服,咱們去喝些東西。她馬上笑,跳起來,我們就這麼出去瞭。 
            我開車到瞭郊外的小酒館。她靠在我身邊,胸脯是小小的,但是很有彈性,靠在我肩膀上,提醒我是個男人。我身邊的小妖精說:如果你要吻我,那是可以的。 
            我並沒有吻她,www.5aigushi.com我傾慕的隻是她的青春,不是她的肉體,我還沒有鄙劣到那種程度,我有過太多的女人,反而經得起考驗。 

            她有點失望吧,連我都有點失望,以前,以前正如珍珠所說的,隻要我有那種欲望,隻要是過得去的女人――但現在我是個有名氣有地位的中年人瞭。 
            表姐小時候比我還要瘋,你知道嗎?她問。 
            我冷靜地答:那我們正好是一對瞭。 
            她嘆瞭一口氣,我從沒見過像你這麼漂亮的男人,唐。